宋辞疆

Something for nothing

复联三的锤基,真的虐的我心疼,已经是看一遍哭一遍了,我都能预感到过不了多久B站杀人了@😭😭

520给大家肝个小甜饼

#情节老套
#ooc严重
#文笔辣鸡
#我不管我就是要甜
#不喜勿喷

————————分界线是我

五月二十号,整个恋语市都弥漫着恋爱的粉红气息。男孩会向暗恋的女孩表白,情侣会互相赠送礼物。整天飞翔在恋语上空的白起,感受着空气中的温馨的荷尔蒙气息,白起有些郁闷。因为今天李泽言出差了。
  这是白起和李泽言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双方从一开始抱着试试的心态,到后来以老夫老妻模式相处了两三年。白起跟珍惜和李泽言一起过的每一个节假日,虽然身为人民公仆的他不常有节假日,每天还过着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让家人提心吊胆的生活。所以白起觉得挺对不起李泽言的,于是昨天,白起特地早早下班回家想个李泽言商量一下今年520怎么过,结果刚到家就看见李泽言在收拾东西说明天要出差。白起虽然心里失落但是都是成年人,知道工作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李泽言这样大公司老总。
  反正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在一起,差一次两次没什么。白起自我安慰了一番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动手帮李泽言收拾行李,所以单纯的白起没有看见身后李泽言脸上宠溺温柔且饱含套路的微笑。
  第二天白起醒的时候李泽言已经走了,餐桌上给白起留了早餐,旁边便利签上遒劲有力的字体写着李泽言日常叮嘱白起的注意事项。
  白起吃完了早餐就溜达去了警局,他没用飞的,一个人慢慢走着。街上的花店新进的玫瑰上还有初晨的露水,旁边的香水百合香气沁人心脾。街边的女孩捧着男孩送的花娇羞又幸福的笑着,有些大胆的小情侣已经抱在一起互相亲吻着对方。
  白起静静的看着,特别想李泽言。
  明明只是一个和“我爱你”谐音的日子,却比情人节更让人觉得温暖柔情。
  白起快步走进警局,把充满了糖果味的空气抛在身后,投入为人名服务的事业中去。
  不知道是犯罪分子是不是被整个城市恋爱气息给感染了,今天上午除了几个小区居民扯皮的“大型治安案件”之外,别的什么事都没有。原来那种互相把对方当做全世界的感情这么有感染力啊!白起在写完了前段时间破获的连环抢劫杀人案的报告后胡思乱想。
  中午十二点,白起出去觅食,以前每天中午白起都会飞到华锐顶层总裁办公室和李泽言一起吃午饭,李泽言为了监督白起不许吃泡面,白起为了照顾喝酒应酬伤到的胃,以便能一起变成白发苍苍的两个老头儿。今天李泽言出差,白起只好自己出去吃饭了,鉴于李总买通了白起的小弟韩野,所以就算李泽言不在,白起也不敢于泡面相约。
  白起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就接到了悠然打来的电话,虽然惊讶悠然不和许墨一起腻腻歪歪虐狗反而给他打电话,白起还是接通了电话。
  “学长学长,你现在有空吗?”当初因为自己叫白起学长,李泽言还醋了好几天,以至于那就好的策划案被李泽言怼的格外不是东西。悠然想到李泽言昨天下午找她帮忙的样子,心中暗喜,李泽言你也有今天。于是几声学长叫的格外欢快。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白起早就习惯了这个过于欢脱的小学妹。
  “唔,今天不是520嘛,我看我们公司的小姑娘都给男朋友买了礼物,我也像给许墨买个礼物,但是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啊!学长你陪我一起去呗,正好你也可以给李泽言买个礼物啊!”
  你把自己打包送给他他会更开心的,白起这样想,“你以为警察那么闲吗?想干嘛干嘛,不用上班了!”去去去,秀什么恩爱,不知道我家老李不在吗还在我面前秀恩爱。
  “学长我问过韩野了,他说你们今天根本就没什么事,再说你上次受伤假期还有两天虽然你回去上班了但是你们局长不在你也销假所以你现在肯定有时间,就这样决定了我现在马上去找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白起看着黑了屏的手机沉默了半晌,这小丫头片子恨谁学的语速这么快。白起想起自己确实还有两天假,伤好的差不多了李泽言也同意他回来上班,本来说等局长回来就去销假,没想到被悠然钻了空子。无奈白起只能回警局等着悠然。
  悠然速度很快,挂了电话十分钟就到了,不禁让人觉得是预谋已久的,当然白起并没有想这么多。
  白起陪悠然逛了半个多小时的街,觉得幸好李泽言不喜欢逛街不然腿非得走断不可。悠然满意的买到了送给许墨的礼物,于是又来着白起给李泽言选礼物。白起没办法,想了想不知道李泽言需要什么,李泽言好像什么都有啊!
  悠然看着白起一脸认真的说李泽言什么都有所以不用给他买礼物的时候很想说你把自己送给他他肯定很喜欢,但是强烈的求生欲阻止了她作死的行为。
  下午12点50,悠然把白起塞进了出租车送回家,白起想拒绝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出租车就窜了出去。
  白起“……”
  算了,反正也没事可做,回去休息吧,被悠然逛街还蛮累的。白起看着手中被悠然逼着买个李泽言的一对黑曜石袖口,白起觉得李泽言并不却这点小东西,不过这小东西倒是花了白起将近一个月工资。
  悠然看着载着白起飞出去的出租车,摸出手机给李泽言打了个电话:“李总,学长我已经给送回去了,那你看这次投资的事……”
  “华锐的投资明天会到账。”李总言简意赅。
  白起在下午13点13分踩着点回家。等在家里的李泽言看着时间一点点逼近,有些心急,好在白起还是在指针转向13点14分的时候开门回家。
  “你怎么在家?”看见坐在餐桌旁的李泽言白起跟惊讶,看见李泽言面前满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白起更惊讶,“你没去出差?你骗我?”
  李泽言站起来:“谁骗你了,我是去出差了啊,出差去了超市啊。”李总一脸买菜我是出差的表情,相当严肃。
  白起走过来,撑在餐桌上看着满桌子菜,指着放在自己那边的布丁:“你不会在里面藏了戒指吧。”
  李泽言有些尴尬,他本来真打算放戒指来着,“咳咳,我是那么老土的人吗?白痴,幼稚,不清醒。”随便赏白起一个李泽言三连。
  “哦”白起点点头,坐下来,“开饭吧!”
   李总被白警官这神转折噎了一下,看着马上就要走过14分的指针决定原谅白起。
   李泽言把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推向白起:“我一直都很直接的。”
   白起笑着看着李泽言,李泽言也笑着看着白起。
   白起知道盒子里面是什么,相比起蛋糕里藏戒指,白起也更喜欢这样直接的方式。
   李泽言撑着头看着白起,“答应吗?”内心没有任何紧张或者忐忑,因为所以的答案在遇见的第一天起,就深深刻在心里。
   “嗯,愿意”,白起打开盒子,拿出一个素圈戒指,上面刻着简约的花纹,零星点缀着几颗钻石,“给我带上。”白起把钻石递给李泽言。
   李泽言接过,庄重的戴在白起的左手无名指上,给他的无名指套上李泽言的名字。
   这漫长的一分钟终于过去,李泽言起身吻住白起,“我爱你……”
   “一生一世……”白起环住李泽言的脖子回应他。
一吻毕,白起推了推李泽言,“吃饭……”
李泽言抱起白起向卧室走去:“好”
白起??????

   每个人都有一根无名指,等着另一个人用代表永恒的爱的戒指为它命名。戴在手上,刻在心里,余生与你岁月安好。

——————————上面分界线是我家的

   你们以为我会写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可能的。好吧其实我还是想写,奈何小黄文看了一堆也写不出来,请等着有生之年的肉吧!!!!!

数学随堂激情摸鱼(……)本来想涂个羡羡的(我也涂不出来……)但是数学老师可能是看出了我在摸鱼T^T盯了我好一会儿,吓得我把羡羡给擦了……然后就涂了个……天子笑(被自己制杖到哭泣……)

净化一下,道歉的请止步谢谢您嘞!

【为《全程高甜》赔罪】结婚吧

鉴于前两天我愚弄大众的行为受到了各位夫人的严厉批评,我决定将功补过
在李总黑卡的威胁下(并没有)撸又一篇全程高甜的中篇段子(……)
请各位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就这样!

——————————给各位跪着唱死了都要爱

                结婚吧(我依旧是标题)
  恋语市飞天小白警官最近有些苦恼。
  白警官交往一个月的男朋友向他求婚了,白警官很震惊,也很高兴,但是白警官很纠结,因为他男朋友是李泽言……
  恋语市有很多李泽言的,街口小卖铺的老大爷也叫李泽言呢。但是有一个李泽言在恋语市相当出名,为什么呢?因为他有钱啊!是华锐总裁啊!可见这个社会还是仇富的,街口李泽言老大爷如是想。
  李泽言和白起在一起一个月了,李泽言表的白,嗯,也不能算表白。毕竟一夜激情醒来发现浑身青紫吻痕的白警官怒视着自己时李怼怼就怂了。
  怼怼想,要是自己像往常对待其他女人那样对待这只发怒的小猫(?)的话,也就是黑卡战略,大概会被他从酒店十三楼窗口扔下去。李怼怼想了想自己生还的可能,大概是零。转头看见白起小动物一样闪闪发亮的眸子盯着自己,好像带着期待?
  试试吧,试试在一起。
  鬼使神差,李泽言说出了这句话。他清楚的看见白喵的眼睛更亮了,看样子自己是不会被扔下去了。走过去吻住白起嘴唇的怼怼这样想。
  越交往李泽言就越觉得白起很可爱(用你说吗???),像个小猫一样,不过小猫的指甲该剪了,李泽言看着自己身上前一夜翻云覆雨时白起留下的抓痕深思。
  于是李泽言在两人交往满一个月的那天向白起求了婚。
  看着白起震惊的样子李泽言很得意,我家宝宝就是可爱,连吃惊都表情都这么可爱,唉,宝宝你去哪儿???
  瞬间飞走的白起留下了黑人问号脸的李泽言。
  作为掌控着整个华锐的商界大鳄,李泽言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眼神……所以李泽言清楚的看见了飞走的白起脸上的一抹绯红。
  真可爱,媳妇儿害羞了。李总痴汉脸。
  于是高富帅李总计划在再一次婚,嗯,在警局门口求,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看似坚强实际切开就是软萌小猫咪的全世界最最最好的白起是他李泽言的。完美!
  所以当飞飞苦恼了一天自己为什么要下意识逃走其实自己很像说Yes,I do现在要怎么挽回而一脸苦大仇深的走出警局的时候就看见了单膝跪地手里拿着一只素圈戒指的李泽言。
  哦,还有一大捧玫瑰花。
  李泽言,你你你你……你这是变心看上我们警局其他女警花了吗?你把我这个正室放哪里啊!!!
  “白起”,觉得自己戴了绿帽的白警官听见李泽言用低沉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
  “你愿意嫁给我吗?”李泽言眼角带笑,快说我愿意啊!
  正值下班高峰,警局门口几乎全是下班的警员,看着本警局的警花,呸,警草白队被人求婚,对方还是个长得同样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还是帅的惨绝人寰的华锐总裁,各位人民公仆一时都停住了步伐,这样的历史时刻必须要见证啊!
  白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看着单膝跪地一脸真诚的李泽言,白起快步走到李泽言面前,伸出左手,“好!”
  虽然不是我愿意,但是李泽言知道这个好代表着什么,飞快的给白起套上戒指,起身直接将白起拉入怀就是一个法式长吻,白起虽然脸红的不行,却没有推开他,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慢慢回应起来。
  围观的腐女看得内牛满面,路过的悠然吓得目瞪口呆。
  我最有钱的追求者和最能打的追求者在一起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洗洗睡吧悠然妹子,不氪金是没有男人追你的-_-

【全程高甜】撸了个言白中篇 嗯 是有点长

国际惯例ooc是我的
飞飞是怼怼的
新人 第一次写文 真的非常渣了
试试水 要是这样的辣鸡文风有人看就在考虑撸个长篇
话太多了嘿嘿

——————————————我是分界线

           等风来(没错我就是题目)
  华锐总裁办公室
  李泽言看着朋友圈最新动态——悠然和许墨牵着的手,宣告了这场恋爱追逐最后的赢家,莫名的李泽言觉得很放松,并没有失恋的感觉,反而觉得尘埃落定,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回过神来,看着一排排留言,最新的一条和前面的保持了一样的队形,只有一句恭喜,来自白起……
  李泽言大概能想到小警察留言时的表情,毕竟他喜欢悠然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李泽言认为这并不是爱,不过是年少时少有的温暖让人一瞬间心跳加速便以为是爱了。
  李泽言想,没有人比他更爱白起了。
  小时候的相遇是一场童话,桀骜的少年像风一样无法驯服,李泽言曾想静止时间,也许这样能留住这阵风呢?
 
  无心处理文件,李泽言拿了车钥匙,驱车去了警察局。
  还没到下班时间,李泽言张扬的坐骑在警局门口分外扎眼。坐在车里的李泽言有些后悔,太冲动了。但是就这样回去好像很不甘心,索性等着吧,也许人家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自己。
  很明显李总低估了自己的存在感,白起从警局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停在门口的车,李泽言的??白警官显得有些疑惑。他来干什么?莫不是失恋了来找曾经的强敌诉苦?这是什么操作?
  不管怎么样总不能让李总把车一直停在警局门口吧,就算李泽言有钱,那也不是用来交罚单的。
  白起敲了敲车窗,李泽言慢慢放下车窗,棱角分明的脸在落日的余晖下泛着光芒。
  李泽言眯了眯眼,白起逆光站着,李泽言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欢快中带着笑意的声音。
  “华锐已经没地方停车了吗?李总都把车停到警局来了,果然你们这样的资本家有钱没处用想通过交罚单给国家交税啊!”
  李泽言沉默了一会儿,“下班了,我请你吃饭吧!”
  白警官显然有些惊讶:“为什么啊,你李总失恋了还要情敌陪吃饭啊!”
  李泽言看着他:“难道你没失恋?”再说了,我对那个笨女人好还不是为了你。
  白起明显被噎了一下,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行吧行吧,我失恋了行了吧,去哪儿?吃什么啊?”
  “去我家,我做饭。”李泽言发动车子往家开去。
  “哈?”

  坐在李泽言家的白起觉得自己有些不清醒,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做饭的人真的是李泽言吗?我大概是疯了,白警官得出了结论。
  直到两人对坐在餐桌旁白起都有些晃神。看着为自己盛饭的李泽言,坚毅的侧脸在暖橘色灯光下显得很温柔,眼神专注。
  白起笑了笑:“喂,李泽言,你不是想追我吧?”
  李泽言的动作顿了顿,将手中的碗递给白起:“吃饭。”
  接过碗,白起笑了笑,没在说什么,专心吃饭。
  李泽言的手艺出乎意料的好,对白起来说里面还带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吃完了饭白起也没走,瘫在李总的真皮沙发上吃着李总准备的饭后甜点——李泽言招牌布丁。
  白起觉得今晚的李泽言很奇怪,两人认识多年却没什么交集,今天李泽言不但主动来找自己还亲自做饭给自己吃。直觉告诉白起李泽言应该是有话对自己说,那就不急着走,看看李泽言到底要干嘛。
  李泽言洗了碗出来,摘了围裙,很自然的坐在了白起旁边。
  “如果我说是呢?”李泽言突然开口,着实吓了白起一跳。
  “是什么?”白起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
  “追你。”李总言简意赅。
  喂,李泽言,你不是想追我吧!
  刚才的场景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白起看着满脸认真的李泽言,觉得他应该不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白起笑不出来了。
  “没有为什么,要试试吗?”李泽言不在看白起,用白起用过的勺子挖了一勺布丁放嘴里,味道还不错。
  “你不是喜欢悠然吗?”
  “谁说我喜欢悠然了?”明明是你喜欢她。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不可以吗?”
  白起沉默了,李泽言也沉默了。
  说出这些话李泽言也是鼓足了勇气,平时怼天怼地的李总这个时候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说自己会不甘心,说了怕是连现状都保持不住了。
  “我……”白起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不讨厌你,李泽言,你知道我不讨厌你……”
  “我知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很早之前。”
  原来这么久了,自己竟然不知道,“以前的事我记不清了,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这会儿李泽言沉默了,为什么不早说呢?年幼的时候不懂心动的感觉,等到懂了以后却发现已经错过了好久,形同陌路。
  “这样吧”,白起想了想,“我明天出任务,你说的我会考虑的,明天出任务回来,我会给你答案的,”
  “好,我等你。”这算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第二天
  天气有些阴沉,大概会下雨吧。白起一大早就去警局准备了,带着俩黑眼圈,他想了一晚上,其实自己也是喜欢他的吧,看到悠然和许墨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很伤心,反而会想到那个人是不是会很伤心,嗯,他做饭也很好吃,那就试试吧,反正对方先告白,自己也不亏啊!
  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任务中,犯罪嫌疑人有枪,但是他们还是全部落网了。白起是单独行动的,大部队在后面。将最后一个嫌疑人制服的时候白起心情特别好,沉浸在任务的成功和恋爱的喜悦中,所以拥有控制风的能力的他并没有觉察到空气中细小的波动和直奔他而来的子弹……
  砰……
  阴的发黑的天空下起了豆大的雨滴。在白起倒下去之前,躲在暗处的落网嫌疑人被敢来的队友击毙。
  子弹没有留在白起体内,而是从左胸前穿出,生命随着前后两道伤口慢慢流逝……
 
  华锐顶层总裁办公室,李泽言皱眉看着越来越大的雨势,总有不好的预感。
  屏幕上闪烁的白起二字照亮了阴沉的办公室,李泽言接起电话,笑了笑:“任务结束了吗?”打电话的人不是白起,李泽言的笑容僵在嘴角。扔下电话,李泽言抓起钥匙就跑了出去。
  刚才电话里的人告诉李泽言,白起受了伤,在抢救,情况不太好,应为昏迷的白起一直叫着李泽言的名字,所以打这个电话通知一下李泽言……
  李泽言把车开的飞快,闯了无数的红灯,他现在多希望自己能像白起一样会飞,这样就能马上赶到他身边,握住方向盘的手有些抖,李泽言还是用力的踩着油门,在心里期待着那个人能平安,祈祷着只是虚惊一场……
  李泽言赶到抢救室门口的时候看见医生在和白起同事交谈些什么,李泽言立刻冲上前去,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医生说:“我很抱歉”,李泽言瞬间站住脚步,抱歉什么?“我们尽力了”,你们尽力了,所以呢?“子弹穿过肺叶,擦过心脏,我们尽量最大努力,但是很抱歉”,李泽言觉得自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不,不会的,白起不会死的,他还欠他一个答案,不可能……
  医生转身进了抢救室,白起的同事,好像是叫韩野,转身看见了李泽言:“你是李泽言吧,白哥他……”韩野有些说不下去,“这是白哥给你的,他说这是他欠你的答案……”韩野将染了血的手机递给李泽言——那是白起的手机……
  李泽言沉默的坐在抢救室前的椅子上,紧紧的攥着哪只手机。李泽言看着他们把盖着白布的白起从抢救室推出了,他露在外面的手腕还是那么苍白纤细,就像他活着的时候一样。
  李泽言打开韩野递给他的白起的手机,上面的鲜红有些刺眼,不过不重要了,那个人冰冷的身体早就刺进了他心里。
  白起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所以李泽言很容易就打开了,打开手机入目便是录音页面,里面已经有一段很短的录音,真的很短,大概只有一分钟。
  李泽言手指颤抖的点下播放键,是沉重的呼吸,白起的呼吸,李泽言觉得自己鼻头有些泛酸。白起沉重的呼吸大约持续了半分钟,然后是一阵咳嗽,李泽言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麻木的心被这一阵阵咳嗽割的鲜血淋漓。“李泽言……”李泽言听见白起和往常想比无比虚弱的声音,“李泽言……我也喜欢你……”好像突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李泽言连眼泪涌出眼眶都感觉不到了,他想,这个人的声音可真好听,特别是说喜欢自己的时候,真想听他在说几遍,不过不能用这样的语调,要用他平常的,有些桀骜不驯的语调说,只是可惜啊,再也听不见了……
  李泽言坐在哪里,外面的雨下到了心里,冲塌了心里的一角,将什么东西永远都埋葬在了里面……
  我终于拥有了一阵风,一瞬间的拥有,我拥抱他的瞬间也是我失去他的瞬间。
 

在乐乎印品印的皂片到了 好好看 质量也好 第一次印 准备在印几张 @乐乎印品

蒲公英般的灯塔